全国统一热线
当前位置:必威app下载 > 散文文章 > 大海的躁动

大海的躁动

文章出处: 人气: 发表时间:2018-09-20 00:49

  初识蓬莱缘于小学时一节语文课,老师讲海市蜃楼成语,说“东海有仙岛,名字曰蓬莱,夏秋若适时,阁楼阅海市”,对蓬莱仙阁有了懵懂认识。

  

  后来偶读苏东坡《海市(并叙)》,文中有“东方云海空复空,群山出没空明中,荡摇浮世生万象,岂有贝阙藏珠宫”绝句,更添幸会蓬莱的,但真正登阁凭栏已是不惑之年的事情了。

  

  丙戌夏,“五一”黄金周我到东北“兜”了一圈,七日晨下大连到烟台的轮渡,直奔蓬莱。

  

  初夏的天气非酷热,但骄阳脾气燥灼。我不屑景区里其他的“小喽啰”,只求捷足丹崖云巅,依楼临风,一睹仙景为快。

  

  大自然的造化真的是力所及,苍茫大海怎么就揉捏出个绝壁临空,揽涛踏雪,呼凤纳云之所,远眺那五彩画峦之上,蓝天流霞,烟碧蒸蔚,灯塔窈袅,金甍扬臂,萃郁拥宇,垛堞栉曲,水映山色,斑驳陆离。

  

  在人丛中穿楔,在汉帘后催步,在柱檐下举目,盈盈一水间,息息风华奇。刚才还是一幅立轴油画,瞬间铺展为旷阔长卷,浮波涌金,霁河横银;雾陈烟绕,山远岛近;白鹭交舞,花浪鱼遁;舰艇逐日,溟旻氤氲。

  

  仰而望之,身欲鹏翔;俯而瞰之,足鳌潜沉;转而视之,楼台连襟。

  

  端品仙居斐名蓬莱阁,双层木构,重檐八角,立柱环廊。虽不及滕王阁瑰丽,却显温雅敦厚;少许岳阳楼浪漫,但着布乡娟秀;逊色了黄鹤楼的宏伟,独禀仙风道俅。

  

  偎堞凝思,吕洞宾、张果老诸仙飘然海上,那是人人渴望成仙的年代。此处应是当年齐桓王的领地,但霸主已去,王威不复。初唐四杰的骆宾王也曾临此,《蓬莱镇》诗有“野楼疑海气,白鹭似江涛”绝句,可想彼时这里遍野蓬莱吗?

  

  叹息文豪苏东坡,仅来登州做了五天府官,够短的了!可笑大宋任用干部也真随意偏颇,但子瞻却留下了佳作《海上抒怀》:

  

  郁郁苍梧海上山,蓬莱方丈有无间。

  

  旧闻草木皆山药,欲弃妻弩守市阔。

  

  雅志未成空自叹,故人相对若为颜。

  

  酒醒却忆儿童事,长恨双凫去莫攀。

  

  举目远眺,仿佛看到秦始皇车马滚滚而来,敢笑君王不自量,寻药不成崩野外。侧耳听风,正是汉武帝驾六御乘,丹崖断处,躬身匍匐,祈求不老长生。

  

  度步在望海楼间的廊道上,我叩问立于仙岛巨膀、建于清顺治年间的灯塔,你给指明了什么呢?气节?也是!勇士田横宁死不降,民族英雄戚继光抗倭声名远扬!再问,你可看到了甲午海战的风云?洞悉日本列强的狼子野心?也许,你什么都知道,却无力擎天,与中华民族一起饱尝了贫积的。城头上那“海不扬波”的匾额被日寇侵华的舰炮击穿,希望在国运衰微的阴影中破灭,又是经年的抗倭绝唱。

  

  “海市啦!海市啦!”

  

  正在追忆中惆怅,听到欢呼向远方望去,一抹淡淡的、隐隐的弱彩飘缈海上,慢慢地着了少许青黛,浮于碧烟带波;那是连绵起伏的山峦,峦之上,房连舍,楼接宇;乜斜丽景皴笔,画之端,船吻车,塔比树。

  

  少顷,那山巅,画眉再显一若隐若现的楼印厦影,令人拍案惊奇的是,这些剪影在你的睽睽之下徐徐移动,眼前的海鸥在飞,轮船在弋,一时迷离双眼,竞不知是鸟飞?还是船行?是山移?还是楼动?

  

  莫不是脚下的蓬莱潜移?下意识震震脚板,还是云里雾中。

  

  痴愣愣不知多长时间,移步换景,闻一对恋人私语:

  

  “人说游蓬莱看到海市蜃楼者为贵人唉!”娇嗔。

  

  “您是千金吗,当然言贵啦!”帅哥调逗。

  

  我莞尔一笑,扪心自问:吾贵也?愚也?

  

  一想,勿相,蓬莱行,悟其多。随在手机上录阙打油诗为记:

  

  八仙福地显蓬莱,春秋霸王时风采。

  

  秦皇汉武嗟落土,田横五百今安在。

  

  戚军痛击鬼倭寇,甲午风云复再来?

  

  海市蜃楼尽华象,笑看功利台!

此文关键字:散文文章
首页 | 散文文章 | 励志文章 | 优质文章 | 励志故事 | 网站地图